您现在的位置: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 学生风采 > 二中社团 > 正文内容

师者的幸福——合肥一中班主任工作手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7-20 浏览次数:

  师者的幸福——合肥一中班主任工作手记前两日,与一至交谈及最近生活,繁复、循环,总是有种被命运扼住喉咙的不畅之感,整天埋在一堆鸡毛蒜皮之中。貌似天生就是个受虐狂,一直都习惯于被这种繁杂缠身的感觉,以前大学时,整天像个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自己安慰自己说是“忙起来,便忘了想家”,可是现如今呢,又是为了什么,我在粗茶淡饭之中咀嚼生活的滋味儿。 其实在自己求上进的外表之下,又有一丝慵懒在作祟,曾经无数次地想敲下这初登讲台的记忆,但是最终都被深深地打败,将这一切的一切都化作呼呼大睡。昨晚,整理电脑文件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当时批阅学生周记的只言片语,便复制粘贴在自己的空间与博客里,不为吸引人气,只为留存记忆。曾几何时,有老前辈告诉我,第一年、第一届,是你整个从教生涯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届,因为这一届,你最用心、最努力,你也在陪着他们一同经历、一同成长。我想,的确。因为这群孩子如此的可爱!趁着而今记忆尚未衰退、感动尚且温存,将这点滴定格,笔以记之。 9月28日早读,高一23班教室 刚走到教室转角处,便听到班级里闹哄哄的嘈杂声,一声“来了,裴大大来了”更是让我愈发地恨铁不成钢。疾步走进教室跨上讲台,满肚子的怒火正欲喷薄而出之际,学生整齐地喊道“裴大大,生日快乐!”笑了,望着台下几十个我弟弟妹妹般年纪的纯真孩子的笑脸,我笑了,一种感动在心中泛滥,幸福的泪水被牢牢地圈禁在眼眶里。强作若无其事状地进行着早读,殊不知,那一刻,早已心驰九州而神往五洋……记不清之后讲了些什么,只记得自己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般地走出了教室,抬头望天,天更蓝了,阳光分外明媚。 9月28日午间,办公室 班长刘寅嵩跑来找我,问我,“晚自习会不会进班?”“当然!”只能说孩子们太单纯,派了个演技如此“拙劣”的主角来与他们老班对阵。自开学以来,除特殊情况不在校,基本我每晚自习都会到班巡视,更何况今晚本就是我的自习。恰值23班上午给我带来的惊喜还没有褪去,班长的来意自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更何况,还有班长眼角划过的一抹狡黠的笑。佯装看课表,强忍心中的得意,打发走了班长。 9月28日晚自习前,办公室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未及反应,一群23班的男孩子们就簇拥着一个精致的小蛋糕进门来。那一刻,自豪与骄傲瞬间爆表,收获着这属于师者的幸福,苍茫天地之间,感觉,我,一个初涉讲台的小教书匠就能得到如此的礼遇,不由感动……办公室几位老师更是满脸的羡慕与欣喜,瞬间小裴老师难以自己! 9月28日晚自习前,年级部会议室 遇见申蕾老师,“小裴,今天过生日吧?等着吧,有个Big Surprise在等着你。”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申老师告诉我,刚刚看见6班的孩子们拎着个巨大的蛋糕上楼了。心中一顿窃喜,主任会上讲了什么也记不大清楚,只是记得聂帅说要紧抓纪律,尤其是晚自习纪律! 9月28日晚自习,高一6班教室 作若无其事状,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盯着孩子看,果不其然,发现了几个“演技较差”孩子脸上划过一丝淡淡的笑。孩子们都憋着,貌似没有什么动静,有几个孩子向几位班干望望。我也憋着。“课代表,去办公室把默写本拿过来,准备默写!”班里一阵忙乱,单纯的孩子翻箱倒柜地找书。课代表走出,旋即搬回默写本。课代表看向我。 “发下去!”又是一阵忙乱……清了清嗓子,我说,“还不拿出来啊?再不拿出来,我们就要默写了。”“拿什么啊?”几位情商较高的孩子佯装无事地准备按计划行事。但是他们很不幸,被几位天真无邪的小朋友出卖了,“啊?老班都知道了啊!”就这样,就这样地,一场蓄谋已久的惊喜被我“无情地扼杀”在摇篮里。接下来,便是我缜密而又风趣的推理,孩子们又笑了…… 不过,一直到最后,孩子们也没有放弃他们最开始的计划——没有拿出蛋糕。于是,一边维持着班级秩序,一边在教室里寻找那个“惊喜”。遍寻不得,孩子们,又是一阵云淡风轻的得意的笑! 11月2日子夜时分,江苏无锡锦江之星 当我帮储老师弄好PPT,一身疲惫地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把晚上吃的美食处理一下,PO到空间里,23班的一孩子弹窗跟我聊了几句,不一会儿,洗澡的功夫,手机滴滴地响,打开一看,原来是空间里的几条最新留言提醒:GXY:大大太拼了!注意自己的身体好好休息,多运动哈,23班的同学都以不同的方式爱大大!大大接受我们的爱吧!我们一定好好努力。WXC:大大,我们会goodgood study day day up的!会尽力的!23班爱的哒,虽然有的方式凶残了些…… ZXY:裴大大,我们会尽我们最大努力学习语文的,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要去看烛之武退秦师了……深秋的江南,已有寒意袭身,但是丝毫不冷,因为,有他们! 11月12日校本选修,高一10班教室开学初,在蓓蓓组长的建议下,我也开了一本选修,起初课程名字是《文学与旅行》,但是报名者寥寥无几,我便到桑哥处,改了名字,文艺范儿十足——《带着一本书去流浪》,效果立竿见影可想而知。这一日夹着电脑进堂,原本班额60人的课堂里满满当当,有两个孩子挤在一张椅子上,更有甚者,后排的几个孩子竟然席地而坐。我张罗着让孩子们去隔壁教室借几把椅子,课后再还回去。其实,我的课没有什么大不了,不过是站在一个学长、一个兄长的身份,向他们介绍自己旅途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用自己的快乐与感动来给这些整日在书山题海中奋斗的孩子一丝轻松。课后,许多孩子加我QQ,和我谈天说地,也因此收获了一批粉丝。当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真的有些惭愧,惭愧自己许久不写,笔端的文字竟有些发涩,干瘪得让我难以自处。但是,或许,这就是师者的幸福,云淡风轻般地不经意,一如这秋日里的微风呢喃,柔声细语而又悄然流入心底。文字,一如这满目萧条冷清之上的流云,积聚着满满的幸福与憧憬。可惜的是,我只是个老师!幸运的是,我竟然是个老师,一个能够透过文字的温度来触碰到孩子心灵的语文老师!(合肥一中:裴启超)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